成都废1:回成都组建了支业余足球队

我本质上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大部分人都是,这也没啥不好意思承认的。吉他电子琴风琴跳棋军旗象棋围棋毛笔字钢笔字素描水彩雕塑都玩过,琴棋书画无一例外全部三分钟热度,尝试完这么多幺蛾子也没任何成就还能在父母的棍棒下存活下来,我也挺服我自己的。 唯有足球不一样。 97年接触足球,98世界杯第一次看球(啊就是神奇的98决赛),完整看完的第一场比赛居然要到我魔对上海申花的友谊赛,那时候我只知道一只外国球队来上海比赛了,根本不知道球队里那些后来想来当时已经如雷贯耳的名字是谁,更不知道当时的这支队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夏天经历了什么样的史诗般的三分钟。 初中阶段和小伙伴们踢球,没有战术没有配合,更多的是模仿球星的动作和单纯硬吃身体。乡镇中学有硬土操场但没有球门,有老式篮球架下面的铁门的篮球场自然变成了更适合的场地。在水泥地面的篮球场上小伙伴分组对抗起来,哪会知道阵型站位,基本十几个人围着球跑展开团战。正如伟大的四川人民艺术家李伯清老贝贝说的,要问我们在球场上踢什么位置,我们一般都踢小腿和膝盖。 后来读高中了,班上有了更多喜欢足球的同学,其中不乏从小学起就开始练习足球的,有着无尽需要释放的活力的我们开始组建班级球队,开始有了班级间比赛。因为比同班同学基本小2岁左右,再加上身体瘦弱在身体对抗和体力差距太大,我在队里最适合的位置毫无疑问只能是守门员了。整个高中阶段,班级的比赛我大部分都是守门员,只有极少数不影响胜负的情况下,才能担任下无关紧要的位置比如捡漏前锋比如边后卫,过过脚瘾。综合起来,在守门员这个位置上我还是有竞争力的,毕竟到高三的时候身高也上来了,而且那时候居然能做到在硬土地上飞身侧扑。现在想来,再踢球让我在硬土地上侧扑一下,别的不说,先打钱。 大学阶段同样惨不忍睹。我校理工男扎堆,43人的班级2个女生,…

Read this article

坐等打脸系列 之 YC2016W1 项目看法

在这一波互联网浪潮里,Y Combinator当之无愧的是最优秀的孵化器。YC每年会分两次举行正在孵化的项目的路演,称之为demo day。 demo day的时间分别在3月末(Winter)和8月末(Summer)两季举行,在两天的时间里,被分成两组的初创企业们分别展示自己的商业故事和产品,优秀的团队有足够的机会被邀请来参加的投资人们投下一轮。 当然,现在每次demo day都是一堆投资人在看了,再加上还有很多土豪投资人是直接说YC的项目我全投。因为YC的这种方式导致了投资人之间的充分竞争,导致投资人对YC的意见也越来越大,此乃后话。 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是,每次demo day开完后,各大媒体们会挑选出最看好的项目。比如techcrunch今年的挑选:Top 7 of day 1 和 Top 8 from day 2。 最近闲来无聊,把所有119个YC 2016 winter demo day的项目翻出来过了一遍,略做简述,坐等打脸。本篇是2016年Winter批次第一天的60个项目。 看法分五个等级:很看好,看好,…

Read this article

而立之年妄谈价值

事物的价值始终是难以衡量的。常说无价之宝、有价无市,正体现了人类面对价值的取向多样,以及衡量方法的不一。 我们常谈及三观,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也开始言必称价值观,但就我有限的经历来看,大多数人都无法正常地去衡量一件事情的价值,更不要说形成自己对价值判断的思想体系以支撑自己的行为。 事实上,建立并不停完善自己独立的价值判断方法体系,并坚定不移的以此引导自身前进,是每一个人都值得终其一生去探寻的一件事。 基于价值的判断做选择,正确的几率更高 除了出身无法选择,人类一出生就开始面临选择。选择跟谁做朋友,选学校,选职业,选择团队,等等。一个人的一生由一连串的选择组成,不同的选择带着每一个“生来平等”的个体,去向不同的地方。选择很重要,这使得在面临每一个选择的十字路口时,我们往往是迷茫的,苦恼于不知道怎么选。 以我自己为例,大概5年前,面对集成电路业界巨头和互联网电商公司的选择,选了电商;3年前,阿里巴巴和7个人的农业互联网创业公司(当然后来成为农业领域的独角兽),选择做农业。时至今日回头来看,发现这两次选择都是正确的。验证方式很简单:如果再来一次,还这么选。大道至简,做最符合自己的,独特的价值衡量标准的选择即可。 古诗词有云:“风物长宜放眼量”…

Read this article

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在过去的几年里,每年此刻,我都写了篇文章总结来总结过去的一年,2008年,2010年,2011年,2012年。这一系列的总结,都故作矫情状,深情款款不知朝向何方,倒也符合双鱼温情逼的风格。今年的总结,我想换一种风格。         一         2012年初的时候,在我司工作已经整整一年。按照最初来帝都的1-2-3计划,换工作正是时候。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在我司的职位被调整,有了个难得的M序列的职位,有了不同的职场经历。从个人兴趣点来说,部分的M序列的工作还是很让我感兴趣的,感觉自己也有部分的性格特质适合去做这样的工作。         于是从零开始做这个职位一直到现在,刚好也到一年了。鉴于特色国情,我不认为在我司能学到更多足以让我在M序列走下去的经验。或者说,我不认为在我司继续从事这份工作能让我迅速的成长;鉴于行业特征,自己的能力也仅能在我司这种三流公司做这样的职位,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鸡头牛后,各有各的好。         我司两年前给我了两年的合同,在几回推托续签之后,还是提了离职。         在我司继续待的这一年,学会了很多东西,具体的一些感悟,写到离职时的文里吧。         二         算起来,这一年去了很多地方,足够将来回忆的。         5.1去上海,“去了十三年前去过的外滩同济没去过的崇明岛”…

Read this article

你的背包

下午三点,从虹桥高铁站出发,随着城市渐渐的消失,我开始暗暗嘲笑自己对未来的预期。时间倒回一年,我正在写西宁游记,正在写去北禅寺里被一扇门挡住的隐忧。到今天,我果然还是站在门外。         去年春天来北京,在机场到住地的大巴上,靠着窗玻璃看陌生的北方大地和陌生的蓝天,心里满是憧憬和惆怅。手机在播放Coldplay的Clock,那一刻的心情我永远都忘记不了。         冬天去哈尔滨,跟同行的一个以前不认识的老乡聊大学时的故事,聊着聊着居然发现原来世界这么小,于是跟其讲对其学院的各种了解云云。没想到搞算法的聪明的老乡立刻猜到了这里边的牵连,略做分析就一针见血直指目标。我坐在对面,面带极不自然的笑,故作平静拙劣的掩饰着不置可否,老乡也不点破,无比尴尬。         去年快到春节的时候,高中的好哥们来出差。我们喝了一顿大酒,喷完了各种过往和现在,互相搀扶着回到酒店房间看天花板。很久都没有说话,在我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他又醒了,慢慢的开始讲高中他喜欢的姑娘,讲他大学喜欢的姑娘,讲当时我们都喜欢的姑娘,讲跟他结婚的姑娘。他工作多年圆滑无比,绕着圈子讲他的故事,我也绕着圈子不讲我的故事。停下来又看了一阵子天花板,他最后一次出招,说:“她要结婚了...”。我终于败了,说:“我不知道”。他说:“...吧?…

Read this article

再唱一首歌

周末,迷迷糊糊睡到下午,起来自己熬了粥喝。打开微博看到消息,你告别帝都前的一句告别。你肯定早就计划好了不给我做东的机会,也计划好了如何面对我对你为什么不让我做东的质问。你依旧以令我叹为观止的方式处理着这复杂的人际关系,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傻。         我依旧记得当年的那个打火机,掩盖掉了我至今都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蓝色人鱼香水的火锅香味,还记得仙女棒和阿诗玛。你也一定都记得。你穿行在各地,经历着自己的人生。你偶尔会抱怨生活偶尔会激励自己关心别人。给我一张又一张各地的明信片,可是你不愿意在匆匆脚步中见我一面。         上个周末,QPR最终没能守住一场胜局。比赛结束,我默然的关掉电视回到卧室坐下,对着惨白的屏幕发了会儿呆,敲敲键盘,发了一条消息:“我魔又一次在前几轮大好的情况下最后一轮失掉冠军,我一下子想起当年跟你看曼联切尔西那场比赛。”,然后睡觉。隔天收到回复,“那天你说:我一看曼联的比赛他就输。然后我俩都很痛苦”。         记得当年跟你骑车去喝完一顿大酒,居然骑车回来了然后宿醉,第二天谁也不记得怎么回来的。还记得半夜骑车刷街到天府广场,12分钟。也记得跟她吵完架后和你在雨地里喝酒,拿酒瓶撒气被酒瓶割破了手,喝多了搂着你放声大哭。也记得你毕业了我还在学校,最后一回打长时间电话聊天。尚在学校里的我无比装逼地,对着已经在社会里摸爬滚打的你说,我觉得我自己到最后还是不像张海洋,像钟跃民。我听到你那边的长时间的沉默,然后我们岔开了话题。后来,我明白了那代表着时间和空间的差距和区别的沉默。…

Read this article

心墙

可曾试过在闷热的夏日午后,打来一盆凉水,将带着汗的脸从鼻尖开始,慢慢的浸入水中?当水渐渐的漫过眼角,感受凉意带来的快感,仿佛是用鼻子闯入了一片新的天地。         街道的声音,知了的声音,旁边水管的滴水声,都清楚明了的被耳朵接收到;与此同时,声响也传到了水面,通过包围在脸庞的水,传到耳朵里。这一刻已经能感觉到其中的差异了,仿佛有一点模糊的很奇特的声响,但又听不贴切。感觉很像鸵鸟,只留一对耳朵在外面听声响,很有趣。等水漫过耳朵,所有的熟悉的声响都听不到了,只有朦胧的混沌的音节传来,完全不知所云。偶尔会有用手激起的水滴声清晰无比,脸颊感觉到的是凉水的凛冽,但除此之外,耳朵听到的只是无与伦比的寂静。         我曾听从一本书的教导,在老家的山林里通过鸟鸣感受过空谷的寂静,但年少的我更喜欢的是水中这种混沌的寂静。坐在山谷里石头上树荫下,听过一声鸟叫之后,你总会有所期待,也许就在下一秒,会再有一只鸟儿,她飞翔而过看到你,于是朝你叫了一声。而扎入水中则完全不一样,浸入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就已经放松下来,哪怕群鸟飞过鸣叫,你也不会听见。或许能听见一堆混乱的声响吧。山谷的寂静里充满未知的等待,而水中的寂静则完全可控,一切尽在掌握。         年少时在山区的夏天,…

Read this article

你在烦恼什么

又一年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恨自己。         已经记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恨自己,恨意从某时某刻的一个念想开始,已经蜿蜒覆盖了几乎整个内心世界。         去年生日的前一天早晨从成都离开的机场安检口,背后是送别的弟弟和弟妹,我在恨自己;在青海湖的道路上,每一个绝望的陡坡累到肺都要炸掉的时候,我在恨自己;在宽窄巷子锦里转悠聊天时,我在恨自己;春节回家离开成都的大巴车驶上高速时城市向后退去我突然想下车不再漂泊的时候,我在恨自己;回家跟母亲大人此生第一次认真谈心把我的想法说给她听,她哭了,我在恨自己。         这种恨,就像一个将军踌躇满志踏上战场一声令下,却一把拔出锈迹斑斑破烂不堪的宝剑;就像一个赌徒押上了全部身家和性命,却发到一手几不沾的烂牌;就像一个登山勇士,在登顶的最后一个悬崖台阶前,却丢落了登山镐;就像一个作家,毕生心血写就的巨著,却被付之一炬。你越是强大,这恨意就越强大,它伴随着你成长,伴随着你升华,它时时刻刻都提醒着你它的存在,它从未远去。         《Fight Club》里边主角的精神动物是企鹅,而这种恨意,就像我的精神动物一样存在着。我是很晚才知道精神动物这个提法,但却很早就感受到了。我最早的精神动物不是动物,它是一棵树。         很小的时候,常常会在老家长住。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四合院的老屋,以及屋后的百年桂花树。桂花树生长在一片竹林和一排房屋背后,…

Read this article

我怀念的

是时候写一些东西了。         从西宁回来,每天忙于工作和自己的各种计划,转眼间两个月过去。感觉仿佛自己做了很多事,又感觉什么都没做,到今天才忽然意识到这一年要过去了。         因为最近的境遇,我的本意是要开展一次自我批判和自我教育的,鉴于从来都不擅长这一自己迫切需要的事情,加上又记起上次还有一个故事没有兑现,那就暂且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骑完青海湖回到西宁,火车是第二天中午,于是非计划中的北禅寺得以成行。北禅寺就在西宁城区旁边的山上,很近。下了出租车,远远的就能看到山上连绵横贯的建筑和景观。穿绕过山脚的大殿,沿着长且陡的山门梯一路走上去,就到了悬空寺所在的半山腰。道路分两边,左侧可以直接到上寺门,右侧上山从山顶绕一圈再下山。这当然都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的选择必然是符合墨菲定律的右侧。绕了一圈没有找到悬空寺却在下山的路上远远看到悬崖边围墙后的飞檐,当然只能用好事多磨来自我安慰。下到山门前,第二次爬长长的石梯。         攀上被挡住的玄女殿,正想前行沿着崖边去究窟十八洞看看,却发现前边的道路垮塌了一大片,无论如何是过不去了。我必须承认在那一刻之前,仅仅把这里当作一处普通景点看待,打算逛逛而已。发现无法过去那一刻,望着对面隐隐约约的壁画,突然地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怅然的下了玄女殿,与一个中年道士擦肩而过,前行一小段,看到历经千年风雨冲刷的闪佛,看到几百年前修建的几十年前就断裂的木桥。再前行,抬头就看到了悬崖上的走廊和亭台,随时都有垮塌下来的迹象。我在悬崖下来来回回的窜,…

Read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