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立之年妄谈价值

事物的价值始终是难以衡量的。常说无价之宝、有价无市,正体现了人类面对价值的取向多样,以及衡量方法的不一。

我们常谈及三观,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也开始言必称价值观,但就我有限的经历来看,大多数人都无法正常地去衡量一件事情的价值,更不要说形成自己对价值判断的思想体系以支撑自己的行为。

事实上,建立并不停完善自己独立的价值判断方法体系,并坚定不移的以此引导自身前进,是每一个人都值得终其一生去探寻的一件事。

基于价值的判断做选择,正确的几率更高

除了出身无法选择,人类一出生就开始面临选择。选择跟谁做朋友,选学校,选职业,选择团队,等等。一个人的一生由一连串的选择组成,不同的选择带着每一个“生来平等”的个体,去向不同的地方。选择很重要,这使得在面临每一个选择的十字路口时,我们往往是迷茫的,苦恼于不知道怎么选。

以我自己为例,大概5年前,面对集成电路业界巨头和互联网电商公司的选择,选了电商;3年前,阿里巴巴和7个人的农业互联网创业公司(当然后来成为农业领域的独角兽),选择做农业。时至今日回头来看,发现这两次选择都是正确的。验证方式很简单:如果再来一次,还这么选。大道至简,做最符合自己的,独特的价值衡量标准的选择即可。

古诗词有云:“风物长宜放眼量”;计算机领域也有一句话:“局部最优往往并不是全局最优”。要想做出长远来看正确的选择,前提是其建立在有独立价值判断之上。

基于自己独特的价值判断,做自己认可的事情会更有动力

独特尤其重要。中国人尤其缺少的是独特性,大家看来看去都一样,从众心理尤其严重。众多的创业公司还没弄明白马云的“价值观高于一切”意味着什么,又开始吵吵嚷嚷追“社群运营”的热潮。从独特性这个角度来说,这两件事是有可比性的。社群的运营方式不是圈人,而是筛人。与此类似,“价值判断一致”这件事可以有效地筛人,找到志同道合的一群人会有更强的战斗力。

于团队角度,需要做的事情是抽取共同认同的价值判断标准,吐故纳新。于个人角度,有自己独特的价值判断尤为重要,它使得每个人时刻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对团队的价值是什么,对社会的价值是什么。

某次敬重的大佬带大家坐而论道,谈了企业文化,谈到每个人所追求的有价值的人生。他提出一些预选项,让大家谈谈。这个过程其实就是凝聚团队价值观的过程,大家的答案基本落在预选项内。末了,我佩服至今的一位哥们发言,他追求的终极目标是“有限的自由”,离开了预选项的范围。这也让我长舒一口气避免尴尬,因为我的答案是“永不止步的个人成长”。

有自己的独特的价值判断方式,基于其进行思考和行动,会让个体产生超乎想象的自我驱动的力量,会使得个体更清晰地理解自己每一步努力的作用。

做独立价值取舍并不意味着损失利益,反而两者相辅相成

人类都是趋利避害的,事实上,有自己的独立价值判断并不与个人获利相悖。当然,总会有需要做判断和做取舍的地方,也总会有面临个人价值判断与眼前利益相悖的时刻,但这并不是全部。

一个传统领域的朋友找了天使投资人,准备开始一个项目,邀我去提提建议,得以跟天使投资人聊聊如何选项目。我始终把对人的判断和对事情的判断区分来看,也一直认为做投资这一行,逐利是本性,其他往后放。这位大哥侃侃而谈,从自己怎么做生意到怎么看项目,但有一句我始终难以忘记。他说他经商多年,什么样的事都见得多了,投资收获颇丰,但只有一个观点,这件事是否有价值。问其价值如何衡量?他说千人千面。问其如何取舍眼前利益和内心对价值的认可?他说理性的的价值判断不需要接受短期利益的考量。深以为然。

理性的人大多能达成价值判断的一致。两个有理性的独立价值判断的人,往往会取得一致。从这个层面来讲,有理性的独立价值判断是一个筛选器,筛出这样一群人做伙伴和交易对手,更有利于获取个人利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衡量标准,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也正是因为有了不同的价值取向和衡量标准,使得不同个体有对价值判断的差异,从而产生了物物交换。我认为,这对人类文明是极有价值的一件事。

也正因为心中有这样的价值判断标准,我们得以指导自己一路前行。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所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都是这个道理。一言以蔽之,做自己内心认可的事,坚持去做,一定可以达到想要到达的地方。

后记: 我天生愚钝,而立之年才展开这样的思考,幸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从今日起闭关,或归来,或不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