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背包

        下午三点,从虹桥高铁站出发,随着城市渐渐的消失,我开始暗暗嘲笑自己对未来的预期。时间倒回一年,我正在写西宁游记,正在写去北禅寺里被一扇门挡住的隐忧。到今天,我果然还是站在门外。

        去年春天来北京,在机场到住地的大巴上,靠着窗玻璃看陌生的北方大地和陌生的蓝天,心里满是憧憬和惆怅。手机在播放Coldplay的Clock,那一刻的心情我永远都忘记不了。

        冬天去哈尔滨,跟同行的一个以前不认识的老乡聊大学时的故事,聊着聊着居然发现原来世界这么小,于是跟其讲对其学院的各种了解云云。没想到搞算法的聪明的老乡立刻猜到了这里边的牵连,略做分析就一针见血直指目标。我坐在对面,面带极不自然的笑,故作平静拙劣的掩饰着不置可否,老乡也不点破,无比尴尬。

        去年快到春节的时候,高中的好哥们来出差。我们喝了一顿大酒,喷完了各种过往和现在,互相搀扶着回到酒店房间看天花板。很久都没有说话,在我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他又醒了,慢慢的开始讲高中他喜欢的姑娘,讲他大学喜欢的姑娘,讲当时我们都喜欢的姑娘,讲跟他结婚的姑娘。他工作多年圆滑无比,绕着圈子讲他的故事,我也绕着圈子不讲我的故事。停下来又看了一阵子天花板,他最后一次出招,说:“她要结婚了...”。我终于败了,说:“我不知道”。他说:“...吧?” 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他说:“我晓得你,你自己有数就好”。彼此无话,再也不提。

        春节从成都回老家,跟好友说忽然很想下车,再也不去漂泊。这个城市很让我内心安定,能让我不折腾。我不只是想说说而已。他很了解我,回了一句:“谨慎,一旦决定,就要勇于承担”。他其实也不够了解我,我已经太谨慎,谨慎到很多时候还没开始就已经算得到结局。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有天加班到很晚,边走边想事情走得太慢,错过了最后一班地铁。于是沿着光秃秃的大马路随意的走着,反思自己这是在干嘛,从家乡跑到这苦寒之地毫无生气的漂着是要干嘛。在寒冷的春夜里走了很久,思绪一团混乱,感觉任何事情都没有意义,无比沮丧也无比憎恨自己,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来解释正在做的这一切。突然却又想起很喜欢的《加勒比海盗》,无比狡猾的杰克船长怎么就会让伊莉莎白小姐铐在了桅杆上,留下来独自面对海怪?。唯一的解释是,他想这么做,他想被伊丽莎白小姐拷住,他想留下来独自面对海怪。

        国庆回成都,深夜四点在马路上走,内心狂燥得像放进了一万头奔牛,难受得像放进了一团烧红的炭。街对面两个社团人士匆匆走过,远远的看我一眼,又匆匆走进黑暗。我沿着路灯掩映下的街道一步步往前走去,不知道想去哪里,也不知道能去哪里。这种感觉很奇怪,在熟悉的安静整洁的马路上走着,道旁是熟悉风格的建筑,这个城市曾经无比的让我心安,但却仿佛再也不属于这里。加勒比海盗里的威尔把心装进箱子,交给伊丽莎白,从此做一个无心人不生不死,就是这种感觉吧。

        元旦来上海前,手机触摸屏彻底坏了。虽然两年前就知道可能有这潜在的风险,但还是毫不犹豫的买了。谁叫我喜欢呢?坏掉的屏幕会自己乱触发点击,用起来的时候跟生活一样,数不清的不确定性,一切都不在自己掌控中。又来上海,照旧无功而返。我的确是谨慎到会去算任何事情的可能和结局,也的确能算到很多结局。

        接下来的结局,我大概也能算到。不过既然结局还没到,那就还不该认输。我已经去过了万水,也去过了千山。沈佳怡,我不相信。

*- - - - - -

多项式 - 119.4.237.138 - 2012-12-29 16:04:38

从语法上来说,为了使反应慢的人不吃宽面,建议“她结婚了”四个字标红,我再来一次就是案例啊。 

想说个"呵呵"吧,感觉不是人话。

支付宝曰:“你以为这就样结束了吗……”

ytt - 123.118.214.183 - 2012-12-29 17:09:40
我怀疑你没看懂。。。。。。

我也没看懂你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