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烦恼什么

你在烦恼什么

        又一年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恨自己。

        已经记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恨自己,恨意从某时某刻的一个念想开始,已经蜿蜒覆盖了几乎整个内心世界。

        去年生日的前一天早晨从成都离开的机场安检口,背后是送别的弟弟和弟妹,我在恨自己;在青海湖的道路上,每一个绝望的陡坡累到肺都要炸掉的时候,我在恨自己;在宽窄巷子锦里转悠聊天时,我在恨自己;春节回家离开成都的大巴车驶上高速时城市向后退去我突然想下车不再漂泊的时候,我在恨自己;回家跟母亲大人此生第一次认真谈心把我的想法说给她听,她哭了,我在恨自己。

        这种恨,就像一个将军踌躇满志踏上战场一声令下,却一把拔出锈迹斑斑破烂不堪的宝剑;就像一个赌徒押上了全部身家和性命,却发到一手几不沾的烂牌;就像一个登山勇士,在登顶的最后一个悬崖台阶前,却丢落了登山镐;就像一个作家,毕生心血写就的巨著,却被付之一炬。你越是强大,这恨意就越强大,它伴随着你成长,伴随着你升华,它时时刻刻都提醒着你它的存在,它从未远去。

        《Fight Club》里边主角的精神动物是企鹅,而这种恨意,就像我的精神动物一样存在着。我是很晚才知道精神动物这个提法,但却很早就感受到了。我最早的精神动物不是动物,它是一棵树。

        很小的时候,常常会在老家长住。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四合院的老屋,以及屋后的百年桂花树。桂花树生长在一片竹林和一排房屋背后,约莫两人合抱粗,浓密的树冠在微风的吹拂中下会偶尔透过一丝光线来,明晃晃的亮。树下是几十年来村民磨刀的大石台,四四方方的雕刻精致的石台棱柱处被磨得凹进去,像贴在棱柱处的树叶。到了秋天,浓郁的桂花香味扑来,桂花会一瓣一瓣的从树上掉下来,跌在大石台上,蹂在泥地里。方圆十米内的地上都盖上一层黄澄澄的落花,母亲还会用晒粮食的筛子接一些,放衣柜里衣兜里,香溢满屋。我常常在那里一玩就是一个下午,玩各种“药物炼制”玩各种“粮食运输生意”,直到炊烟四起被母亲揪回家。

        这桂花树给我的印象极其深刻,后来慢慢的回老家次数变少,秋天更是没能回去过,总是很想回去看看。每次春节回去,我都会在树下待一会儿,回忆那些满是金黄的下午。前几年奶奶离开的时候,我又一次从四合院老房子出发,沿着小路一路走远,远远的只能看见竹林掩映的绿色的树冠了,想起以后会很少很少回来,我突然很恨自己。

        后来的故事就开始变得俗套,上了大学,开始抽烟。慢慢的有了瘾,香烟成为一种精神的寄托,高兴的时候烦恼的时候在清水河深夜恨自己的时候,点上一根各种牌子的香烟,深深的闷一口到肺里,再一口气吐出来,像吐掉所有烦恼一样。读研的时候心情极度苦闷,常常在做完一个实验后到实验室后面的草坪来一根,算是给心灵一丝慰籍。

        研三拿到offer后向导师请了假去北京玩,出发时去润新的“醇”买了两包10块的红河V8带上了。火车一路接近北京,无聊的时候会到抽烟处来一根,那是一趟自己强迫自己觉得无忧无虑的旅程,烟也抽得特别快。又一次到过道处抽烟时,一个微胖的公安系统大哥跟我搭话,聊了一小会儿,很投缘,他留了我的手机号,后来还来成都见过几次喝得大醉。抽完一根,我又摸出两根散给他,他接着放耳朵上,说待会儿抽回座位了。我继续抽第二根,抽到一半,看着飘忽的烟雾,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奇怪很软弱。一瞬间像是洞彻一切一样,仿佛看到自己被牢牢的附属在香烟上,高兴的烦恼的落寞的各种情绪,都依赖于它。我就是它仿佛没有它我就活不下去一样。

        看到这种无法自拔的依赖和不自由,一瞬间让我无比的恨自己,恨自己的软弱恨自己不敢直面惨淡的一切。

        我不想不自由。我感到恶心,看着手上还在燃烧的半截香烟,把它按到烟灰盒里,回到座位。兜里还有一包零两根烟和两个打火机,这一包零两根烟在兜里一直揣着,几个月后才扔掉。从此我再也没有抽过一根烟,烟龄停在五年零几个月的长度。

        这算是对自己的恨做的一件好事吧。

        当然,伴随着这些年的时光,还一直有一种对自己的恨,它一直存活在我的心中,无时无刻不在屠戮着我自己。它就像一个恶魔,挥舞着红黑的大刀,在我的精神世界跳来跳去,随心所欲就来一刀,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去康定大好的风光下它会来一刀,骑车爬坡拼到失去意识的边缘它会来一刀,一个人在房间看书喝闷酒时它更是跳出来大行其道。它无法抗拒随叫随到,我早已放弃抵抗它。我一直逃避着躲闪着,这恨意的强大让我无法面对。

        我离开成都,来北京这苦寒之地,更像是一种修行。将自己全部的扑到自己最喜欢的行业上,用加班来打消时间用忙碌来麻痹自己,找各种各样的事情做让自己一刻都不得闲,这样它全无下手之地,躯体虽然疲惫内心反而过得轻松。

        但这权宜之计的作用也非常明显,一晃就是一整年,时间如拨钟一般闪过,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经历。走了很多地方,可是离万水千山还很远;学到了很多,却也不知道是否能回答该回答的问题。

        好兄弟说,你不去进入另一个世界,你又怎么知道那个世界是否美好呢?也渐渐的觉得,这种逃避,又何尝不是一种依赖。去年此刻,写了“总的来说,不依赖于任何事物,不依赖人不依赖钱不依赖功名利禄不依赖两情相悦。认识珍惜并合理取得所有这类似的美好的东西,但绝不依赖,面朝大海,心暖花开。”,到今天一整年过去了,才终于有了一点点勇气,让我拨开外衣,自己来面对这可能的惨淡的一切吧。

*- - - - - -

多项式 - 221.10.67.45 - 2012-02-14 16:06:41
*春节回来,殊不知你揣着这么多心事。我以为今年你在外面是收获的一年,内心的收获,事业的收获。

一直以来,无论哥哥做怎样的决定,我都无条件坚信你是正确的,在我看来,这些年你的经历和心路历程,都是在往高的方向发展,以前我错误的认为你理想主义,你超然,今年,我开始懂了,其实你一直都在测试自己的器量。

我相信一切都是过程,第一希望哥哥不要考虑太多,大开门户,交朋结友,敞开心怀。二是希望你早日找到到一个调节你生活的好嫂子!

如果有时候在北京烦了,少喝酒,不如试试我的ZZ唱法。很管用的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