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义

*        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就不会做了。  ——《练习曲》*         偶尔会有那么一部电影,看过之后会永远的保存在我的硬盘上。《练习曲》是其中之一。07年的一个冬夜,在清水河寒冷的小房间里哆嗦着看完,心中的涌动再也没有停止过。那个时候我还有一辆GIANT speederX,居然从来没有跑过长途,被拿来当代步车。后来,卖掉了车;很后来,决定来北京。         离开成都的时候,我写了一篇博文,列了督促自己要做到的事,其中一件是“青海湖环湖自行车骑行”。转眼半年过去了,随着十一假期的临近,是时候开始准备了。         去魏公村买了辆MERIDA 550,开始适应性训练。每个周末都出去转转,或近或远,去香山回来的路上还把一起训练的同事给摔了;找攻略,定路线计划,买装备买工具,定车票。在成都的好朋友幻总觉察出来我苗头不对,问是不是要去环湖,表示要一起同去。时间一晃就到了长假前。最好的哥们之一Sandy却突然说国庆要结婚,必须到场。时间凭空少了两天,没法和一起训练的同事一起环湖了,火车更是彻底没戏。直接定了9.30的机票去宁波,10.1参加婚礼。宁波没有直飞西宁的机票,…

Read this article

最远的距离

端午节前的一个星期,接到来自成都的一个电话。电话那边是多年的好朋友,他一本正经的说,端午节他要结婚,问我要不要去。我一下子就想起来跟他认识的场景,仿佛是昨天的事情,而他居然要结婚了。         大学开学第一个星期的班级酒会上,我就认识这厮了。因为我寝室的一个哥们跟他扯酒经,这厮觉得自己的酒品受到了侮辱,愤怒的摔了一个杯子,铁的,咣咣咣在地上滚了很久。然后这厮还要继续发癫,被我和一个成都娃拉开了。然后一起去厕所,他晕晕乎乎的跟我说了很多他的酒品如何好的故事,于是以后很多此展现酒品的场合,他和我基本都在场。         那时候的科大还在老校区,11点半熄灯后,我们像下班的纺织女工一样鱼贯而出,分散到各处的烧烤摊上。我常常和他去杨记李记,当然后来听说杨记老板有病之后就只剩下李记了。哦对了,还有串串西施。         那时候他还没有女朋友,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是魔兽世界。我们坐在街边的小桌子前,一人一瓶冰冻的雪花,轻轻一碰,喝上一口,仿佛所有的平日的烦恼以及未来的担忧都会随着这口酒被吞下,被消化。他特别能聊,女生魔兽实况攒机大软足球买Q币,网友网游网景网警王晶他能都跟我神侃一番。他跟我讲他们工会如何他妈妈炒股如何,我跟他讲我们工作室如何实况如何,常常喝到两三点才回去。对了,那时候他常跟我说的一句话是,女人嘛,哎呀,就那么回事,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

Read this article

发小

北京这几天天气好得出奇。已经习惯了早上上班时,走出楼道,金色的阳光如泼水一般洒下来,天空是如湖水般的蓝如少女眼睛般的清澈。在没有大风的天,偶尔会有几朵白云,慢悠悠的移动。每当这个时候,心情就会无比的舒畅,新的一天又开始。这几天来天气愈发的美丽,天空蓝得让人不敢相信,抬头不见了高楼,会偶尔以为自己回到了川西。或许是楚门的世界呢也说不定,午饭后午睡前的最后一条微博上这么传着。         阳光明媚的午后,听着谢霆锋的《香水》醒来,模糊的思绪飘回情窦初开的年纪,我那时有个肤白貌美气质佳的同桌。记得也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地理课上,趁老师远远的念经不注意,她低头看书,侧过脸看着我,轻启朱唇,唱给我听:“你爱再浓烈也只是条抛物线,你再接近,只不过辜负我的感觉;我早已习惯你的名牌香水味,你的诺言,廉价的飘荡在我耳边;”。唱完她说,这就是谢霆锋的《香水》,好听么?我唱得好听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好么。我想回答你,好听,真的好听。         那是我第一个真正的女性好朋友,到后来文理分科,到后来高考临近,到后来失去了联系。这么多年后我还能记得她我想有两点原因,…

Read this article

宅男的周末

我常常会做一个梦,梦里我是上辈子还没有折翼的某种存在,慢慢踱过某个桥,来到一个庞大的黑漆漆的机器前。黑色的天空黑色的地面黑色的眼睛黑色的机器,一团烟雾笼罩的环境中只有机器上一个巴掌大的屏幕微微亮着。         我慢慢挪过去,居然是射线管而不是CCFL背光更不是LED背光的屏幕上用Arial而不是dejavu字体显示着一个很不友好的用户界面,上面一个没有CSS的标题:请选择游戏模式;下面是11个选择:amateur,normal,nightmare;最下面一个大大的按钮,确定。我想,哟,还有这个呢?好歹咱也是各种游戏爱好者不是,那就选个normal吧。居然还是电容屏的多点触控屏幕,当我的食指即将接触到确定按钮时,内心一个小正太的声音跟我说,尝试点高难度吧。那就nightmare吧,点击确定,所有科幻中都会有的一道炫目的白光瞬间照亮了一切,刺得我闭上了眼睛。         等我睁开眼,我发现我躺在大宋帝都的北五环外一个离地铁站还算近的租来的小房子里的床上,这房子要3万游戏币一平米,刚公布预计施行的大宋个人所得税起征额度是3000游戏币。         动了动手脚,坐起来,发现自己面前的桌上居然放着三本书:《深入理解计算机系统》,《Hadoop权威指南》,《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书旁边摆着一个同样黑漆漆的扁平盒子,盖子右下角一行英语:“ThinkPad”。打开盒子,同样有个屏幕,在一团群魔乱舞般的echo和var_dump上边,一个gtalk聊天窗口居然显示着:反宅聊天会,解决宅男的下半身哦不下半生问题!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Read this article

你是妥协,妥协还是妥协?

初春的深夜,我在帝都的五环边上街边吃烤串归来。刚从草莓音乐节回来,意犹未尽,思绪万千。         一个周末早晨,我在一个陌生的场景醒来,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怎么来到这个地方。很快我意识到是在做梦,于是我拼命的摇头,抽打自己,想让自己醒来。终于凑效,瞬间自己醒了过来,但是,却是在另外一个场景。我一遍又一遍地摇晃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醒来,却发现是让自己在一个接一个的梦里穿梭,越来越害怕,却没有任何办法。不知道我摇晃了自己多少次,穿越了多少个不同的梦境,终于睁开了眼睛,那一刻感觉真的很心安,很踏实。我起身掀开被子,推开房间的窗户,两栋高楼间的空隙里,能远远的看见大厦和道路,天边的白云,一切都那么的真实,我咧开嘴笑着,没有声音,但是整个房间都充满着开心的回音。         坦白的说,我没有想到我会做这样一个梦。我以为我活得很快乐很充实很积极,但是梦境和弗洛伊德兄告诉我还有一些东西我没有察觉到。         两个月前,在生日的前一天飞离了成都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北方城市,庞大而且冰冷。生日那天刚好是入职的日期,下班回到家,去附近的超市买东西,回来的路上在路边的小川菜馆给自己来了顿生日餐,我边用力的吃着一份回锅肉边告诉自己,一切就从今天开始了,这一次,你没有退路。…

Read this article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1992年的时候,我在一个遥远的山村小学读二年级。         那是一个很小的山村,偏远且安静。最近的乡镇大概有五公里远,有一条长长的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的泥路通向那里。         一个夏天的晌午,因为外婆的身体出现了一些特殊紧急的情况,无法离开的母亲让我去乡里的小学一趟。那里有唯一的一部电话机,可以联系到在县城工作的姨妈。穿上雨鞋扛着差不多跟我一样高的雨伞,我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征途。         我的内心充满了恐惧,泥沼的水潭里应该是有怪物的,路边的草丛里应该是有强盗的,经过的一大片树林应该是有鬼的,走出三百米我就已经想打道回府。雨点密集地砸在伞面上,一阵狂风吹过,几乎要将我手中的伞带走。         再走出几百米,我已经无暇再想回去的事,在大风中掌控好伞的迎风面以取得风力平衡并同时用尽量大的伞面在雨滴前进方向的投影罩住自己成为我的努力方向。一直鼓励自己,心里想着一定要把这件事办成,在持续搏斗将近一个小时以至最终能够让大风承担一部分雨伞的重力,同时也全身湿透精疲力竭几次到了崩溃边缘的时候,我远远的看见了镇子口的第一户人家的屋顶。         故事到此为止的话,还算过得去。只是生活在那一天或许准备了要展示很多东西,很多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我推开熟识的老师家的门,说明了来意。我永远都记得那个老师看到我由惊讶到难过的表情,轻轻的叹一口气说,电话因为大雨已经不通了。         我低头看看自己完全湿透的衣服鞋袜,一路上伴随自己的那股劲头消失得无影无踪,靠在屋檐下,我再也没能控制住自己,泪水滚滚而下。我向老师道别,默默地转过身,拖着雨伞,冒着风雨朝回走去。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为自己的梦想流泪,为打通电话这个微小得近乎可笑的梦想。那时候又哪里能想到,…

Read this article

给时间的情书

午夜零点,所有的鞭炮一齐响起,沿河而建的小县城,密密麻麻的声音连成了一片,天空中此起彼伏地闪烁着烟火,铺天盖地如网般震耳欲聋的声音却仿佛让整个世界清静下来。         去年这个时候,我拿着相机拍着烟火的影片,今年此时,我坐在桌前,开始写这篇蓄谋已久的博客。         首先我要说的是,我是一个不靠谱的人。         不靠谱首先就体现在做什么事情都需要有外界的驱动力,自我鞭策意识急剧缺乏。就比如这篇博客吧,从构思开始那是10月份的事了,写写停停到今天。总是告诉自己,再缓缓吧,应该有一个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环境合适的情绪,我总是在等待。         直到此刻,战胜这种严重缺乏自我驱动的依赖心理对我来说还是不可能的任务,毕竟我给了自己一个理由,此时此刻是新年,是个辞旧迎新的时刻,那么是合适作为我下定决心来做这件事的时刻的。什么时候,我能够做到不给自己找理由,不给自己拖拉的借口,便算是提升一点自己。         另外一件可以证明我不靠谱的事情是我畏首畏尾。         我不想说成长环境什么的,那应该是弱者给自己的理由。只是那种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担忧与恐惧仿佛挥之不去,渗进生活的点点滴滴,总会让自己觉得被束缚不能随心所欲,处处投鼠忌器瞻前顾后,总希望能得到最好的结果害怕一失足成千古恨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可惜从未拿起也无从谈起放下,终日惶惶仿佛契诃夫笔下的别里科夫。         除此之外还容易陷入情绪的陷阱,一旦开始郁闷,或许就很久都沉浸在里边。这是我长久以来的症状,大家都有。有的人轻一些有的人重一些罢了。         我知道,要想略微清楚地表达一个人内心的内心,…

Read this article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这一篇拖了很久,一直不知道怎么写。不过总是要写的,就像读了20年书,总是要买掉的一样。        九月未到,开始复习模电数电C。心仪的两家公司十一之前就会来,得做点准备。        于是抓紧一切时间看书,简历开始写,网申开始填。        其中一家来了,16号宣讲。        赶在宣讲前,邮件发了份简历。次日带着本科研究生的成绩单去现场投。        算是科大今年第一家宣讲,一教被挤得水泻不通。虽然比起某年那啥公司来两层楼同时开宣讲是不如,不过提前一个小时去也只占到中间的位置,去年的经济危机显然是给了我们这届无穷的压力。        宣讲结束投了简历,一时兴起投了两个职位。回去开始等待。        18号,公司很厚道,海笔。于是二教几个大教室都坐满了,我投的职位仅科大就有311个同学,还不包括其他院校的。        试卷发下来,第一页三道题。一,大学最喜欢的一门课;二,解释欧姆定律;三,C对一个数组排序。 迟疑了一下,不会如此简单罢,估计是垫场的题。果然,第二页就开始上大图,上波形。        公司这一点我非常喜欢,宣讲会说好18日笔试,20号通知面试,果真如此。赞效率。…

Read this article

How cellphones, Twitter, Facebook can make history BY Talks Clay Shirky

About this talk While news from Iran streams to the world, Clay Shirky shows how Facebook, Twitter and TXTs help citizens in repressive regimes to report on real news, bypassing censors (however briefly). The end of top-down control of news is changing the nature of politics. About Clay Shirky Shirky,…

Read this article